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周叶]天意(上)

第一次见到帝君时,周泽楷真的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莲池里碧叶田田,花瓣纯白洁净,袅袅雾气蒸腾而起,缭绕着,芬芳着,把仙境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莲池之间,一角金顶小亭玲珑精致,六面雕栏两面留空。亭中茶香氤氲,青衣人斜倚着座椅,乌发披散,修长莹润的手指端起素色茶杯,低眉啜饮,一脉恣意风流之态。

那便是帝君了。

帝君见他过来,搁下了手中茶盏,仰头冲他笑了笑。那本是个普通的礼节式的笑容,在周泽楷看来,却好似香山秋日正好的阳光,于午后时分柔柔铺下,铺就了眼底一片辉煌灿烂,铺就了此后千万年来的心底执念。

他怔了一下,才想起向帝君致礼。好在帝君一向洒脱,并未怪罪他的怠慢。

周泽楷平素不善言语,此时此刻竟不知如何开口。

帝君打量了他一阵,又是笑道:“若不是老冯在我面前三番五次提起你,我倒要认为你也是远古神祗了。”远古神祗,大多样貌出色,风采卓然,而且久经战事,个个非同一般。面前的帝君,自然也是其中一位。

周泽楷悄悄红了脸。帝君这样说,自然是夸他长得好。自小到大,他没少听见类似的夸奖,早就练就了一颗待此事平静止水的心。可今日见到帝君,不知这片心湖怎地落了滴水珠,荡起了阵阵涟漪。周泽楷从未有过这种经历,只好把这归于帝君他,实在太会说话了。

叶修看着面前这后生,随便夸一句就害羞了,怎地脸皮这么薄,还需多经历经历啊。他大概忘记了,在不要脸一事上能与他比肩的,放眼这四合八荒也没几个。

这后生还不爱说话,叶修心想,老冯让他带着周泽楷,可是有的忙了。

“周泽楷是吧,以后叫你小周了。”周泽楷这名字,忒不顺口了。

“好……”

“嗯……叫声前辈来听听?”叶修说着拂了把散发,露出了一副玉样面容,修眉凤目,薄唇抿起笑意,衬出几分难得的柔和。他单手支颐,闲闲地望着周泽楷,等他的回答。明明是简单至极的动作,由他做来偏就有那么一种优雅从容之感,仿佛是在点墨绘一笔丹青,远山近水;起弦奏一曲仙乐,曼妙婉转;出剑舞一式惊鸿,韵意灵动。

周泽楷简直看呆了。

帝君的气度,果真令人心折啊。

难怪连凡世都到处传颂他的事迹。

神界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不是帝君,是前辈了。

这位征战过天下,历经过沧桑,登临过荣耀巅峰的至高战神,已经是他的前辈了。

他周泽楷何其有幸。

“前辈……”前辈,从此,您是我的前辈了。

“乖,”叶修欣慰了,“以后谁敢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

“没……”周泽楷想说,没有人会欺负他,他可是天帝钦点的重点培养对象。

叶修还没练出对周泽楷的读心能力,听不到下文就自己继续说下去,“这天上地下,有哪个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我面子。有我在,小周啊,你大可以横着走。”

周泽楷:“……”想不到前辈是这样的个性,好像……有点有趣?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