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忙的一批,日常装死。

[周叶]天意(中二)

神仙去凡界,都得通过凡世镜。这是个法器,也是个节点,平时是一位一丝不苟的执法天神守着。

周泽楷想,也许早点去,还来得及在前辈下凡前见前辈一面。
可惜他去得迟了。

叶修已经离开天庭,远赴了人间。

执法天神见了他,带着一种恍然的神情,嘱咐道,“您既然来了,帝君托我带句话给您——‘天命不可逆,人事不可追。该放手时就不要留念。’战神,您可明白?”

周泽楷明白。

叶修要他忘了他。

呵,从前以为,像前辈那样任侠洒脱的神,是不会说出这种教条话的,谁知,他不但会说,而且一说就是说给他的。

前辈说过的话,他从来都听了,而且听进了心里,还照做了。然而唯独这次,他不想听。

忘记,怎么可能?

放手,怎么可能?

他不敢想象,没有叶修的一千年,他要如何度过。

相依相伴,时光总是飞逝。相去相远,唯剩岁月漫长孤独难耐。

周泽楷料理好一切,便动身去了凡世。

耽搁了十来天,换成凡世那就是十来年了,要快点找到前辈才行。

周泽楷化作凡人模样,掐指算了算,便朝着一处山岭行去。

山陡路险,天堑一道。此处特适合一位彪形大汉带着三两小弟,拦路喊一句“此山是我开”之类的。

所以,前辈是占山为王了吗?真像他能做出来的事儿。

周泽楷唇角不禁扬了扬。

山岭里的确有打家劫舍的,不过头头不是叶修。

当周泽楷凭着一身过硬的功夫潜进山寨里时,他被狠狠地惊到了。

厅堂里,首上确是位彪形大汉,形容粗犷,霸气外露。

他端杯饮了口酒,扬声道,“把人带上来!”

接着就有小喽啰扯着个人到了前面。那人似是个白面书生,被拽的有些站不稳,还晃了晃。

小喽啰趁机说,“小少爷,我说,您就从了我们大王吧。瞧您细皮嫩肉的,怎么受得了苦!”

“放肆。”那小少爷清喝一声,不像恼羞成怒,倒像在好整以暇地逗弄猫。

“哈哈哈哈哈,”彪形大汉走下座位,朝着那小少爷走过去。小少爷冷哼一声,偏过头不瞧他。彪形大汉有点恼了,扳过小少爷脸,捏着他的下巴,说:“叶小少爷,别给脸不要!”

“我有脸,为什么还要你给?”叶小少爷不怯不懦,不卑不亢,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周泽楷听了全身一震——

这说话的腔调,这气度,实在太令人熟悉!

他变换了角度,终于看清那被调戏的小少爷的脸,正是叶修!

周泽楷欲出手相助,谁知此刻风云忽然变了。

几息工夫,叶修竟然已经占据了有利形势。他手握两把短剑,一只胳膊绕过彪形首领的脖颈,另一只挨着他的腰腹,而两把锋刃,一处擦着彪形大汉的喉咙,一处抵着他的前胸。只要一用力,那首领随时会与世长诀。

“哎呀,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叶修从容地笑了起来,“叫你的手下都退了吧?不然在这儿看你怎么落败吗。”

“你——你——”首领说不出话了。

“我什么我,想问我怎么会武?呵呵,我一直都会啊。安分点,那谁谁,都把家伙放下。”

“你们没听见是吗,给老子出去!”首领接着叶修的话骂到。他脖子上刚被叶修放了个小口子,鲜血正一丝丝流下,浸湿了一小片衣领。放在平时这小伤根本换不来他一次重视,然而现在不同了,他的要害都控制在叶修手里,叶修的功力,他竟然识不出深浅。这种情况,要么是对方从未习过武,要么,就是对方功力极深,稍加隐藏便欺瞒得过一般武者。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以为叶修没有武功的原因。

“终于安静了。”叶修轻轻喟叹,竟然退后一步,放了首领,“别动,剑上有毒,七步蛇的毒。解药可不在我手上,照量着办。”

刚才那招反客为主虽然精明,却消耗了叶修极大精力。他不过普通人,被关起来饿了一天一夜,能做到这些已是极限了。

见首领果真没动,叶修心下稍安。他找了个椅子坐了,对着空中说:“藏起来那位朋友,看够了戏该出来了吧。”

周泽楷听了,不禁默念一句果然是前辈,顺从地出来了。

“你哪伙的?”叶修打量着眼前人,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仔细想时,又想不起,便算罢了。

“和你一伙。”周泽楷答道。

“和我?大哥我们才见面吧,说笑呢。”

“是真的。”

“额,有证据?”

“没。”

“那我怎么相信你啊。”

“叶修……”

“你知道我名字很正常好吧,小爷我的大名响彻江南啊。”

“……”周泽楷皱了皱眉,他的确没法证明,现在叶修不认得他,按照他聊胜于无的语言能力……

这位大哥,好像有点委屈?

“得了大哥,我信你,过来搭把手呗。”

周泽楷方才皱紧的眉瞬间舒展了,他朝叶修走去,叶修站起来,示意周泽楷背身,然后极其自然地趴在了他身上,让他背着自己。

身后猛然贴过来的温暖身体不禁让周泽楷心神一荡。记忆中前辈从来没有这样主动亲近过他,最多不过握着他的手。

叶修见他似乎愣住了,再这么下去,一会首领醒悟过来,可就不好走了。

“大哥,走啊。”

“周泽楷。”不要叫我大哥了,前辈。

“哦,周大哥,抓紧时间那。你不是和我一伙么,验证你的时候到了——护送我回家吧。”

说是护送,实际上周泽楷根本没有费多少力。他用绳子绑了山贼首领,背着叶修才下了山,迎面就遇到了官府的人。为首的捕快认识叶修,见他就嚷嚷道:“嘿,这不是叶公子么,你怎么了这是?还要人背着,出师不利啊出师不利。”

“闭嘴老魏!这叫智取懂不懂?”叶修挑起眉,十足嘲讽的样子,“没有我解决山贼头子,你们能这么轻松吗,这份恩情你怎么还?”

“呦呦呦,叶老弟,我好像记得之前咱定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吧?不是你去当卧底吗,结果怎么被劫去压寨了呢?”魏琛憋着笑,还眨了眨眼。

一直装透明人的周泽楷:“……”

“那不是因为我喝了酒……哪个心脏的把酒放我旁边了?老魏我看就是你吧!”

“不不不,可不是我。行了,我要办正事去啦,别了叶老弟!”

“等等,先别走!借个马车给我啊!”

“……我坐的。”魏琛不太想给。

“哦,那配置应该还不错。”叶修煞有其事地打量起来。

周泽楷不太清楚,最后怎么变成自己驾着马车,叶修待在车里朝家里去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