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忙的一批,日常装死。

[周叶]天意(中三)

叶家是江南名门。既是书香门第,又是高官豪右。

周泽楷不算费力就找到了叶府所在。叶修强撑着下了车,让应门的小厮回去通报,然后在周泽楷的搀扶下回了自己的小院。

叶修累极了,直奔着柔软的大床扑了上去,带着一脸满足,不大会儿就睡过去。

前辈熟睡的样子是最不设防的。神情安详,睫毛微卷,薄唇轻抿,稍显稚嫩的面孔依然让周泽楷觉得亲切。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心田寂静一片。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一刻眼中流露了多少缱绻情丝。

直到小厮叩门,周泽楷才在不大不小的砰砰声中清醒过来。他不禁脸色微红,什么时候,竟离前辈这么近了?两人面部不过一指左右距离,近的甚至能看见前辈脸上细小的绒毛,加上周泽楷的手臂撑在了叶修身旁,看起来就像是在拥抱。

周泽楷连忙站直了,挺拔得仿佛天门边上那棵柱子。

进门的不是普通小厮,他步履轻快,行动矫健,明显是练家子。平心而论,他更像是叶府养的打手。

打手兄弟和气地冲周泽楷笑了一下,只浮于表面,未深达眼底:“这位公子,小人奉老爷之命,可能要委屈您了。”周泽楷不及张口,就闻到了空中飘散的一种暖融融的香气四溢的味道。低质的凡界迷香,对神仙不会有半点作用。但周泽楷还是装作虚弱无力地倒下了。顺便睡上一觉。

前辈教导过,做神仙最重要的就是顺其自然,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为什么还要坐着?

周泽楷就这样被关进了叶家地牢。

整整一日,滴米未进。

周泽楷依然神采奕奕。

第二天,叶修亲自放周泽楷出来。据下人们说,少爷他一醒过来就火急火燎地问起周泽楷在哪,得知在地牢,二话不说就更了衣赶去救他。

周泽楷在阴暗的地牢里盘膝而坐,一缕明晃晃的日光忽然透过牢门缝隙照到他脸上。周泽楷眯起眼,抬首便看到了他的前辈。前辈玉冠锦袍,清隽不凡,挟着大片光明翩然而来,身姿气度堪为天人。对了,他本就是来历劫的天人,三十三天上的帝君。

叶修疑惑了,周大哥是不是被关傻了,开了门都不知道要自己走出来?唉,算了,怎么都是我对不住人家在先……叶修慎重地思虑过一会,迈步进去,扯起周泽楷拽着就往外走,周泽楷任由叶修牵着他,一直走到中庭。

就这样,前辈,不放开也是可以的。

叶修怎么可能不放开。

他都不记得他了,还以为他是仅一面之缘的周大哥呢。

叶家本家共两位公子,是双生儿,叶修还有个弟弟,名叶秋。这两位公子模样相同,名字相似,但性子可差了远了。

叶修自幼活泼好动,和弟弟一起入了私塾,叶秋读书认真,他边听边玩儿。后来叶秋去考功名,叶修干脆留一封书信离了家,四处拜师学武去了。叶家老爷大发了通火,待消了气还是派人把叶修找回来了,至于代价是请了个功夫先生这种事就不必说了。

叶修学起武来照样不消停。先生换了一大把,每位请辞时说的话都差不多——“叶公子天资聪颖,领悟力极强。在下已无甚可教,还望另请高明……”

周泽楷听了这些传言,微微一笑,自请教叶修武功。叶老爷忙不迭答应了,心道,阿修那小子也就对这周公子还算有礼,说不定就周公子治得了他呢。

周泽楷在叶府附近置办了处宅邸,丫鬟小厮一概不用,乐得清闲。平日常去叶府走动,看看前辈,再切磋切磋功夫,品个茶,闲适轻松得好似千百年前。

应该是见到周大哥那天起吧,叶修常常做一个梦。梦中似有池水涟涟,碧叶田田,茶香袅袅,还有一人身着素衣。那素衣人时而安静地伫立凝望,时而轻捷地舞一套剑法,时而读书,时而品茶。素衣人神秘非常,叶修看得清他每一个动作,每一处衣袍上的褶皱,却唯独看不清,他的面容。

这夜,叶修又梦到了素衣人。他立在叶修面前,垂着头是认错的姿态。看得叶修莫名想笑。梦中的他不受控制地伸出手抚摸素衣人的头发,嗯,很柔软,很舒服。然后梦中的他启唇唤了声,“小周。”

现实中的叶修蓦然惊醒。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