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周叶]天意(下)

面前的大殿高大雄伟,装饰华丽。

天帝接见高等仙官的处所。

自己是几百年没来了呢。

作为立下赫赫战功的先代战将,却几百年不得天帝接见。

还不是因为叶修。

叶修什么时候能不再那样自大,能给别人留些出路呢。也是,这种人,最怕有人比自己强吧,因此无论如何都要抹杀他人出风头的机会。

所以到了今天的地步,就别怪我无情了。

刘皓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上前等候通报。

果然只要是关于叶修的事情,得到结果就比旁的事快。不久仙官便来殿外引见刘皓。

通往大殿的走廊富丽堂皇,烛火明灭,人的面容半隐在暗处,什么神态也看不清楚。即使看得清,恐怕也是极不招人待见的样子吧。

天书的保护并不周密,刘皓是无意中得知的。但他那时还没想过能利用这个达到什么目的。

直到他在藏书的阁楼偶遇叶修。

之后他连续去了几天,发现叶修次次都坐在同一个地方。

是个机会。

刘皓在一次叶修离开后,悄悄地将天书放在了他常坐的那张桌上,不着痕迹地和叶修未读完的几本经注置于一处。

不过三天,就传出了叶修私读天书的消息。

当然里边没少了刘皓的推波助澜。

令他失望的是,天帝似乎并不准备重惩叶修。

这怎么能行。抓住他的痛处,就必须狠些,让他受些教训才是,否则天威何在啊。

刘皓求见天帝,就是来为叶修求个罪名。

殿中央,刘皓恭敬跪拜,借低头掩饰起眼中一闪而过的恶毒。

因而他没有注意到,刹那间天帝面上流露出的欣喜——呵,背锅的人有了。

告发检举降下罪名安排惩处一气呵成。

刘皓和天帝都很满意。

远方的叶修也很满意。

简直皆大欢喜。

唯一不会满意的新晋战神周泽楷,那时还被蒙在鼓里。


“枫叶……又红了啊……”叶修伸出手指,于空中拈起那片红叶,纳入掌心。那抹红似光温暖,似火绚烂,、安静地躺在白皙修长的指间,微微卷曲。

这是他孑然一身离开的第十年。

那一次道观诀别,他装得冷若冰霜,成功地骗过了周泽楷。也差一点骗过自己的心。

这颗心,还在左边胸腔规律地跳动着,仍然鲜活。

在叶修漫长的神生中,曾有过三次,心跳超出平时的经历。每次都短暂的很,然而他却记的格外清楚。

第一次,是他的至交好友陨落疆场,他抱着那人的尸体,跪倒尘埃。

他在好友墓前起誓:以日为鉴,伤汝之人,吾必诛之!

于是第二年,叶修主动请缨,出师南山。那一役,叶修带领的天兵天将大获全胜,战神风光一时无两。

第二次,是周泽楷第一次对他说“喜欢”,俊美沉默的年轻人,说出话来极有分量。他很认真,叶修听得出来。一直他对周泽楷就算得上纵容,即便发现他对自己的感情不同寻常也不曾点破。从未想过,这份纵容竟助长了他的勇气。

他慌了。身为四海八荒第一位战神,率领过铁血三军半生戎马的叶帝君,竟然对着一个后辈的表白,慌了。
叶修无措地不知怎么办才好。自打出生就没尝过情爱滋味的叶帝君,没有任何经验。理智上,他是应该拒绝的。但他没有,因为舍不得。

是舍不得伤害周泽楷,还是舍不得来之不易的感情,叶修说不清。

第三次,是他站在道观大门前,冷言冷语地劝周泽楷走。

周施主,请回,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叶修……

贫道莫笑,请施主别记错了。

不,你是叶修。

施主——

叶修这句没说完,因为周泽楷意外地把他抱进了怀里。凡界的叶修才十六岁,比周泽楷矮了不少。那么高大的他,偏偏要伏在叶修肩头,发丝缠着发丝,亲密地将双唇凑近叶修耳边,一字一字吐的缓慢认真。

等我,等你记得我,答应,好吗?

近在咫尺,叶修满耳都是心跳声,自己的,和周泽楷的。

放眼远眺,红色漫天遍野,灼灼其华,染得叶修双眸发亮。

他忽地释然了。

还纠结个什么劲啊。

不就是喜欢么,谁不敢承认啊。

叶修自衣里取出一个时辰前司命星君送来的天帝诏书。

该回去了。

叶修最后一次沿小径走下山,卸去压在心头的心事,连步伐都轻松了不少了。

峰回路转,眼前灿灿红叶间,现出一抹素白。

发如墨衣如雪,眉目,如画。

叶修怔了一瞬,渐渐展颜笑了。

烈火般的红枫此刻是他的背景,他的出现凝固了时光。

“小周,回家了。”




“叶修亲启:
吾思虑再三,此时心意已决。自洪荒上古以来,天书预言从未出错。此书乃天意体现。天意难违,吾等此番尝试亦未取得成效。故修书一封,特此通知汝,速回天庭成亲。两位战神大婚,天界定会尽心筹办……”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