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忙的一批,日常装死。

【周叶】独白(上)

以小周为第一人称,时间是世邀赛以后





——正文——

这是时隔半年,我第一次见到苏沐橙前辈。

她已经能很平静地谈起叶修前辈,眼神哀而不伤。

这次,她留给我一本笔记,是叶修前辈的。

我接过来,手抖了抖。

苏沐橙前辈诧异地望着我,眼睛亮了亮,随即暗淡下去。

上次苏沐橙前辈来时,给了我一个一枪穿云的手办。她说,那是叶修亲手上的色,准备送给你。还说,他很欣赏你,真的。

手办被我锁进柜子,落了厚厚的灰。

我不敢看见它,他让我想起叶修,想起那段旷日持久却无疾而终的爱恋。

而叶修失踪于苏黎世已有七个半月。



只有在别人面前,我才叫他叶修前辈,在心里,他只是叶修,一直。

那只是本普装的学生笔记,用了一多半 ,叶修在上面写写画画,我依稀记得是荣耀里几个boss的名字。更多的是看不懂的符号,串联着各种技能名。甚至有一页,单独列了几大公会,后边画着正字计数。

翻着翻着,一句话跃入眼帘——

“这次轮回赢面很大。”

处在边角,不显眼的位置。我不知为何心猛地一缩,重新注意起笔记角落。果真还有。

“好大口气啊,想赢可不简单。”

“越来越成熟了呢,小周。”

这句——说的是我吗?叶修他,曾经注意过我呢。那些进步,他都看在眼里,他都记着,在他心里,我有没有不同?

近乎急切地翻看着。

“可惜文州手残啊。”

“老陶这是想什么呢?”

“这会真得不偿失了,图啥呢。”

“老韩像是换路子了。”

“白驹过隙啊……”

一句,又一句,再也没有关于我的了。叶修随手记下的这些,随手录下的心情,也只是偶尔分我一点,特殊?不存在的。

都是我奢求了。



我梦见叶修。

他笑笑地叫我,“小周。”伸出漂亮的右手去揉我的头发。他精巧的锁骨在衣领边缘若隐若现,肤色很白,唇色很淡。鬼使神差地,我凑过去亲了他。

叶修惊讶地睁大眼,不过没有反抗。于是我揽着他的肩膀,圈进了怀里。

就想一辈子不放开。

可是怀中的分量越来越轻。

他如空气般消散了。

哪里都找不到。

我慌了,无措地寻找着, 呼喊着,一声一声,像敲在心上:叶修!叶修!

没有任何回应。

我靠倚着墙,缓缓蹲坐下来,眼前渐渐模糊下去。

不要走,叶修。

你看看我,叶修

我喜欢你,叶修。

醒来时,我想,今天的阳光可真刺眼啊,泪流得怎么也停不下来。

今天的氧气也好稀薄,胸腔闷到疼痛酸软。

是了,我还是喜欢他。

喜欢到忘记自我。

喜欢到一切心绪都被他牵引。

喜欢到遍体鳞伤痛彻心扉还要继续。

从来没有这么的,喜欢一个人。


注意到叶修,远在我进圈以前。

他是最早封神的人之一。

他的存在是个奇迹。

他不需露面,名字就会引起一片欢呼。

那么耀眼的人,怎不会让人心生向往。

第一次见叶修,是赛事结束后远远一瞥。他和苏沐橙前辈一起走出去,停在门前,他掏出长围巾来给苏沐橙前辈系上,左右调整一下后,才并排出了门。

我想,叶修是个温柔的人。

并没有那么神秘莫测。

我正式成为职业选手后,加进了据说人很全的选手群。

我不怎么发言,常常旁观。

叶修总能把别人堵到说不出话。

也就蓝雨的剑客前辈,能偶尔靠数量与之抗衡。

我忍俊不禁,和大家一起发表情排队型。

发去的好友申请隔了些日子才有回复。

叶修说,对不起啊小周,我这才看见。

我说,没事。其实他能加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毕竟像我这么闷的人,很少有人愿意搭理。

叶修说,你千万别以为前辈故意的啊,这阵是真忙。

我当然不会那么想。

聊天的结果就是一起去了竞技场。

两个以“一”开头的角色针锋相对。

他说,真怀念啊。

怀念什么呢?我不知道。

然后开打。

他真的好强,看似普通的走位,平淡无奇的技能释放,竟能暗藏那么多杀机 。

现在回想,好像那时,我对叶修就已经不同了吧。

不在一个战队的前辈,见面的机会极少。聊天都是online,见面都是视频。叶修躲媒体已经躲出了水平,躲出了境界。即使每年一次的全明星,也别想找到他。

对比来看,我们是如此不同。入队时,经理曾对我说过,泽楷,你天生就是万众瞩目的。如今,我除了比赛专用键鼠,还有专用造型师。我的发型不是自己的,服饰不是自己的,甚至脸,都不像自己的。

我就愈发羡慕叶修。

他真好。能活成自己,真好。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