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周叶】如果他不再是他01 可怕啊

○原著之后的剧情

○悬疑剧情混搭段子风

○叶变成了女生,后面会变回来

○更新不一定按时,但一定会有

○如果还能接受,那么——
(* ̄3 ̄)╭♡❀来吧




霞光为天际抹上绚彩,天空默默将喧嚣承接。最后几缕日光穿透云层,斜洒在仍然车水马龙的街道,斜洒在居民住宅狭小的阳台,斜洒在城市边缘寂然矗立的私立医院。

装潢雅致的病房,洁白如雪的床单。睡在病床上的女孩面容安详。柔软的亚麻色发丝堆在耳畔,纤长的眼睫卷翘可爱。日光透过浅蓝的飘摇窗帘,在她颊边留恋轻擦。

天色暗下来了。女孩睁开了眼。





一片晃眼的白。

怎么回事?在医院?我病了?

叶修支起身子,环顾房间。嗯,医疗设施齐全,是医院没错了。

嗯?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我头发这么长么?叶修拢了拢披到肩膀上的长发。

我的手这么小么?叶修又活动了一下指关节。

我的腿这么短么?难道是视觉问题?



叶修揉揉眼睛,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恐怖的想法逐渐在他脑海里成型,并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越发清晰。陌生又诡异的感觉摄住叶修一的心神。

叶修缓缓抬起右手,一点一点,颤抖着抚上自己的胸口。


软的。

叶修如遭雷击。

噗通。叶修栽倒在床上。

我一定没睡醒!





过了十分钟,叶修一脸沮丧颓废地重新坐起。

这真的不是梦!

哥一觉醒来变成了女孩子!

叶修原本是个挺沉稳的人,不动声色,宠辱不惊,即使当年面临被退役也没表现出几分危机感,更别提已经走过职业生涯最重要转折点的现在了。

但是对于现在的情况,他多少还是有点接受不能。

叶修想,或许我该深切地思考一下人生了。于是,他开始不疾不徐地,一件不落地回忆这几天的事。




他原本不是喜欢回忆或伤春悲秋的人,做起这事来难免不得要领。

有些事不需要去想,就能历历在目。比如首届世邀赛折桂。用方锐的话,那真的是让世界为我们加冕。叶修虽然未曾上场战斗,但也参与了每一次的战术谋划,团队配合。所以当喻文州领大家捧得奖杯时,那种欣喜,那种热血沸腾,就好像当年第一次赢得总冠军时。彼时他在台下笑得欣慰,眼眶悄悄涌起热意。

归国后,受到联盟的表彰自是不必说,冯主席还安排了聚宴,算是按中国的方式庆祝一下。

席间几位领导稍稍露了个面,就放任他们自己活动了。黄少天兴奋时的话量再次刷新了大家的认知,添油加醋地讲起了决赛;唐昊、孙翔不甘示弱,谈起各自在单人赛上的发挥;李轩有点委屈地说你们团队决赛都没让我上呢,方锐拍着他的肩膀说这算啥,擂台名单上有哥哥不照样没机会上么。张佳乐难得的笑逐颜开,被嘲万年老二翻了身也不见怒,分分钟再嘲回去;肖时钦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旁边正严格按一定规律配火锅蘸料的张新杰,被十分之七、四分之三什么的搞的头晕。苏沐橙、楚云秀两妹子自成一隅,聊着聊着就咯咯笑起来。喻文州和王杰希就着果汁交流带队经验,气氛融洽。轮回队长呢,嗯,他负责笑笑,不说话。高冷男神人设不能崩。

叶修没留神喝了半杯酒,后半程基本没啥战斗力了,专注吃菜,两耳不闻窗外事。损友们平时爱开玩笑,见他醉了倒也没再打扰,放他安静着。

聚宴结束后,一帮人浩浩荡荡出了酒店。订好的旅店很近,过了马路不久就到。

夜里车辆、行人都少。但在张新杰的带领下,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等到绿灯再踏上横道。

再然后,似乎就是一片光晕与黑暗揉杂的混沌了。叶修估计是自己醉到不省人事被其他人抬走吧。啧,这个领队当的略丢脸啊。




所以还是不造为什么会变女生啊!哥的一世英名……




咚咚咚,门外的人修养良好地敲了敲门,三下,节奏分明。

叶修反射性地望向门,职业选手的听力都比较强。

“请进。”陌生的女音从自己口中滑出,说不上有多别扭。

医师无声地推开门。

他的白大褂里套着蓝色衬衫,领带端正,下颌坚毅,短发整齐,挺直鼻梁上的眼镜略略反光,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医师捧着病例,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病人沈晔,你可以出院了。你母亲沈太太在楼下。”

叶修懵懂地点头表示知道了。

医师一直注视着他,像在审视什么,最终却没再说话。







见到沈太太,叶修很茫然。

女人打扮入时,妆化得十分精致,虽然已不再年轻,但风韵犹存。她美丽眼睛里盛满担忧,怎么都掩盖不住。

女人急急地上下打量一遍叶修,确定他安然无恙后,脸色倏地沉下来,故作严肃道:“你说说你,就知道胡闹!多大了还任性,毕业了给你安排工作也不去,非要追求自己的爱好,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有没有点责任感!”

叶修被突如其来的责骂搞的一阵蒙圈,等到反应过来,才试探地叫了声“妈……”

“还知道我是你妈!”女人瞪着他,不知不觉间挑高了眉毛,跟老板娘看见他随便抽烟时的表情真像。他得抑制着自己才不致笑出声来。

“当然啊,”不,我也是刚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妈,“您这么美貌善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冰雪聪明怎么会忘了您呢。”

“跟谁学的油嘴滑舌?”女人的神情松动了些许。

“没有啊妈,”叶修已然顺利地把自己代入了角色,“看我眼睛,是多么真诚。”

“你……好吧。”女人似乎妥协了,她叹了一声,“跟过来,先带你去郊区别墅,在那反省几天,我跟你爸谈谈。”






女人取了车,载叶修驶向郊区。

以窗为镜头,以景为图片,逐渐退去的一帧一帧,就该是电影的片段。

夜晚大都市的灯红酒绿随影片的进展都在远去。

高耸的广告牌一晃而过,上边熟悉的人像在刹那间占据叶修的视线。

原来这是S市。是拥有轮回战队的S市。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