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周叶】如果他不再是他06 约战啊


周泽楷回忆着刚刚的厮杀场面。

圆舞棍扫过一个平角,伤害加成,再接落花掌,掌风呼啸而过,带吹飞效果,被攻击角色反应稍慢的话就会接连中招,乃至被连击到浮空。

伏龙翔天,斗破山河,百龙流星都是范围技,在人群中开辟出一条路来再好不过。

再加上远程诸如枪炮师、术士的策应,冲锋那名战法一往无前,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

骑士团随即跟上,牧师、守护不遗余力地拉着大家的血线。

再后来几乎没有悬念,那名战法的所在公会兴欣顺利牵走了boss。

周泽楷从始至终都处在旁观者的角度,并未参战。说是因为轮回公会未参与这场战斗,不如说他,根本没有那个意愿。

他的神枪手一叶轻舟独属自己,和俱乐部无关,也未加入任何公会。再说他的休息时间向来随意支配,非必要情况,还是对公会的事敬而远之。

不过今天,他难得地有了想大战一场的想法。

来源就是那个极其出彩的战法。

那位战法作风极为朴实。明明绚烂的操作效果硬是让他控制出了好整以暇行云流水的意味。

这种打法看似随意,实则步步精准,规避风险,以求每一击都完全命中。这,基本上就是职业水准了。

荣耀里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角色和它背后的操作者很大程度上是分不开的。操作者的意识、习惯、应对方式,甚至精神,或多或少都会体现在角色上。

其中较为明显的就是有魔术师之称的王杰希。他招式奇诡,令人防不胜防,这样的打法在世邀赛解封后也为中国队带来了更大的胜机。

所以由于风格的不同,联盟里最出名的两个战法选手,都没在周泽楷考虑之列。


周泽楷发去的邀战信息还没有收到回复。时间上击杀boss已经足够,是什么原因,那个人没有应战呢?

“我冲动了吗?”周泽楷轻声说,房间寂静一片,粘稠的空气流动缓慢,除他以外空无一人。

自然没人应答。

“是啊……”他自言自语道,“明明知道不可能是他……”怎么看到相似的打法还忍不住求证呢。

明明风光无两的斗神都已经交由别人操纵,明明新一代神级角色已经在他手中诞生,明明他已经有了那么那么多改变,明明,他再也不会参与他的生活,哪怕一时一刻。

可是怎么能忘记?

叶修,我怎么能忘记你?

那是初见的惊艳,那是再遇的喜悦,那是对面的心灵默契, 那是岁月轮转的整整五年啊。







「竞技场2112,密码同房间号。」

那个战法的推送消息突然蹦跶出来,是周泽楷始料未及的。

『来了』他回道。

无论如何,想要战一场的心情,还在。

对方起手式是豪龙破军,物理攻击最强的招数。

周泽楷没有大意,操作着一叶轻舟划出两道弹路。

双方过了数招,周泽楷失望了。

操作依旧很犀利,但明显换人了。这位貌似更加强势,对距离的掌控却有着枪系一贯的谨慎。

忽然觉得有些索然,周泽楷停了下来,问——

『你是谁?』

「苏沐橙。你是周队吧。😏」

那边同样停下,回复极快,像是早知有此一问,甚至还点破了他的身份。

周泽楷稍稍惊了一下。

「嗯……职业级的神枪手,看名字就知道是叶修的粉丝,还这么沉默,不难猜吧?😝」

遮掩无义了,『是我。』

「私人账号吧,这么有兴致在网游里邀战?」

『那个人,是……?』

「刚才的操作者吗?他换号抢boss去啦」

「哦,抱歉,是“她”😝」

『她意识很好。』

「我们兴欣人嘛。😊」

苏沐橙自豪地打着字,叶修,可不就是兴欣的嘛。

『风格和他很像,是他的徒弟吗?』

线上线下同样寡言的周泽楷难得打了个长句。

果然涉及到叶修,他就不同了呀。

实在是敏锐。

「算是吧。」苏沐橙只能给出折中的回答。

总不能说,没错就是叶修,他活的好好的,只是变成了“她”。

别提会不会吓到周泽楷,这件事本身叶修也不会同意的。

『请帮我联系她』

「等她有空吧……」

『可以,谢谢。』









在boss掉落中得到了需要的稀有材料,魏琛非常满意。这个半路过来的女生还真有两把刷子,很懂得配合嘛。如果是别人他还不会说什么,但小晔是个妹子,必要时还得夸两句的。因此,魏琛就一副前辈的样子赞道:“小晔表现不错,继续努力!”

“那当然,”叶修是谁,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谦虚”二字,“我可是很强的。”

然后魏琛就有点懵逼。

我擦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刚看见一个清秀姑娘用一种神似我某个厚脸皮无下限老友的笑容,说了同样大言不惭的话!!

怎么回事?在线等,急!

好不容易回了神,魏琛感慨:“妹子你是叶修的徒弟吧。”

诶?“你怎么知道?”自己竟成了自己的徒弟?好像也没什么错的。

“……还真是……那行,来一场让老夫看看你水准?”

“来呀。”叶修欣然应下。

结果魏琛就输了。

还是在整个战队面前。

十分地没面子。

他整个人都消沉了几分。作为资深玩家,他怎么能输了一次竞技场就被打击成这样。所以原因才不是这个。

小晔的打法太令人熟悉,熟悉到让他恐慌。

她的语气态度也同样熟悉。

甚至名字……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那个人已经……魏琛不愿深思。

“怎样?不服再战啊。”叶修还悠闲地靠在宽大的电脑椅上,挑了挑眉,唇角勾起清浅的弧度。

“我去老魏,这不能忍啊!”方锐不嫌事儿大地添油加醋,“叶修的徒弟而已,赢她个十局八局还是问题吗?”

“得得得,你行你up,老夫要思考一下人生。”魏琛摆摆手,难得地没有怼回去,而是摸出根烟淡定地出了房间。

方锐望了望他的背影,果断坐了下来对叶修说:“来一局?”

“行啊方大大,不过输了可别哭哈。”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