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周叶】物归原主(下)

请先看前文预警

05

什么叫专业?

周泽楷就叫专业。

他深受失恋之苦,却仍为了工作压抑自己,一味地训练训练,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连其他同事也恍惚觉得他其实没事,也不需安慰。

怎么可能啊?

所以当工作告一段落休假时他才会明知自己不会喝酒还去酒吧而且对我倒倒苦水吗?

他同事们,你们可长点儿心吧。

我从周泽楷简洁的言语中听出这貌似是个漫长的,且悲哀的故事。便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说:“姐支持你,去把他追回来吧!”

周泽楷却摇摇头。

“你不想?”

“想的,但不能。会让他困扰。”

“…………你这么喜欢他。”

“我爱他。”


06

背景乐换成了《梦中的婚礼》,大屏幕投放起我和他相处的幻灯片,吸引在场众人的目光,巧妙化解了那丝尴尬。

不得不说这个司仪很能干。

那些张照片还是几天前赶出来的。

周泽楷的眼睛在说抱歉。

我感到好笑,用只能让他听见的声音说,“物归原主而已,手抖什么?”

他嗯了一声,稳稳地替我带上戒指。

而他的,早已在无名指上了。

顷刻,掌声如潮。


07

晚上八九点回到与周泽楷合租的公寓,也就是众人口中的“新房”。

然而房中没有任何装饰,和普通的合租房没有两样。

“哎呀累死我了!”撂下包,我跑去卸妆。

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周泽楷拎着酒瓶,握着酒杯,自斟自酌,好不见外。

那是我待客的红酒!

诶,不对!“周泽楷你给我放下!说好了不许喝酒!你再这样还怎么好好当室友!”

他十分淡漠地望我一眼,“度数低,不会醉。”

“没发现你已经醉了吗?”我怜悯地说,同时趁他不注意抢回来酒瓶。

只剩半瓶了。

“今天他也来了。”周泽楷索性把杯子也放下,“可是他在祝福我。”

“难不成你希望他来抢婚?”我不要面子的吗?

“嗯,他不会。”他最有分寸了。

“唉,真是的。咱俩又没领证,你再去挽回他一样的。”我摊手,“说好的呀,真爱至上,我们的联盟随时为真爱解散。”

“那你……”

“我又不喜欢你,你以为长的帅——”

“有用。”周泽楷竟然一本正经。

“你走,再气我客房也不让你住了,睡沙发去吧!”

可以收回原来的话不?

我也不想安慰他了。


08

沉鱼落雁才华横溢的淑女姐姐我,今天被炒了。

最后一场话剧我演心机女二号。

烘托完女主的宽宏仁善就可以狗带了。

真是不太妙的结尾。

剧情应该是我踩着细高跟气势汹汹地闯进boss办公室,高贵冷艳眼神凌厉,啪地一把将辞呈摔到他面前,配上一句,“签吧,还等什么呢!”才对啊。虽然结果差不多吧。
反正都是要辞职的人。
我要去从事我爱好的职业了。资格证已经到手,新工作也基本谈妥,人生新篇章即将开启。

不如庆祝庆祝,去shopping?

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

前生多少次回眸,引今生擦肩而过?

那又需多少眷恋,才造就今世有缘?

宿命一般地,我遇见了他。

周弟弟,你信不信老天都想成全你?

“慕小姐,您好。我参加过您的婚礼。那天宾客很多,怕是慕小姐不记得我了。”

“恰恰相反,我对您熟的很,叶先生。”我弯起笑容,与他握手。
他的手可真漂亮,我有点出神。

“不知慕小姐可有时间?”

“有的,不如请您喝一杯?”我补充,“咖啡。”

“请别的男人,您丈夫不会介意吗?”

“他呀,介意的可不是这个。”

我果断地抛弃了商场,和叶先生一起坐在咖啡屋里。

叶先生先开了口:“小周,周泽楷他最近怎么样?”

我还在用小勺搅动着,晾了他十秒钟。

“这话不如亲自问他。”

这个男人沉默了。稍长的刘海在低下头时恰好掩盖他的情绪。

“叶先生,叶修,泽楷提起过你。”

“‘过’,是说我已经过去了吧。”他抬头时,呈现出的是周泽楷描述的那种淡然,甚至还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叶修,你真无情。”我丢下小勺,落到桌上清脆一响。

“呵,我再无情,不是也比不过他。”

“你什么意思?”这口吻,有隐情啊。

“一声不响,连婚都结了。除了祝他幸福,还能说什么。”

“所以分手后你们一点儿没联系过?”请配个震惊脸给我,谢谢!

“分手?不是他单方面甩了我吗?”叶先生疑问道。



姐姐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09

“周泽楷你再动我红酒我跟你绝交!”

刚到家就看见那个拿我的酒浇自己的愁的身高超过一米八情商却低于常人的真·弟弟·泽楷,倒尽了瓶里的红酒。

以后姐姐我都不会同情你了。

即使你用这样无辜的眼神看着我,还有颜值加成。

别过来!听见没?我可打不过你哦跟你说!哦,只是把瓶子递给我啊。

好好好,平复心情。要优雅,不要暴躁。

“弟——哦不,泽楷,今儿我见到你那小对象了。”

醉了的周泽楷迷蒙着眼,不知是否听清了,好半天,说出三个字:“比你大。”

什么比我大?年龄?叶先生看上去挺年轻的呀。额,这不是重点啦。“我还比你大呢,乖乖叫姐!”

“不叫……你看着小。”

“……”勉强算你夸我吧。“想不想知道他说了什么?求我呀。”

“想知道。我做饭。”周泽楷认真地说。

“一周?”

“一周。”


10

我在助攻之路上越走越远了。

我致力于让自己的丈夫(名义上的)和他前男友再续前缘。

是不是很厉害?

是的。

故事是这样的——

周泽楷和叶修,情投意合,打算厮守终生。他们得到了朋友同事们(一群年轻人)的祝福。

然而面前还有三座大山:他们的领导,他的父母,以及他的父母。

解决办法如下:领导那先瞒着吧,老人家心脏不好受不了打击。

周泽楷的爸妈是宠孩子的,撒个娇卖个萌表表决心磨了几个月也就松口了。

最难搞的莫过于叶修家人。传统的中国家庭,祖辈从政,父辈从商。看起来就很难。于是叶修开始了他的计划。

叶修先疏远周泽楷,以免在劝说过程中家人了解他们的关系,去找他心上人的麻烦。

直接这样做会过于突兀,所以他打了招呼。

误会的根源。

叶修想,小周看起来状态不错啊,他一定明白我的意思吧。

周泽楷想,天要下雨,恋人要分手,挡都挡不住,还能怎么办?

怎么办?

周泽楷和我,就假装结婚了。


11

周泽楷今天没回家

周泽楷昨天也没回家。

我猜他明天也不回家。

好事将近的节奏。


12

周泽楷一个月来陆陆续续地搬东西。今天是最后一批。

叶修跟过来帮忙,周泽楷却只让他拿最轻的,还贴心地问他重不重。

好一波狗粮。

到了楼下,周泽楷把东西安置在车后备箱。

叶修朝着我走来。

我跟他不熟啊,难道是我慈母般的目光太明显了吗?嗯,收一收。

“咳咳,叶先生。”

“慕小姐。”他莞尔而笑。

“什么事?”

“谢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和帮助。”

“不用呀,我已经把泽楷当自己的弟弟了。嗯,现在我把他还给你,算不算物归原主?”

“呵呵,慕小姐真风趣。”

“叫我小妍就好,慕小姐多生疏啊。”

“小妍?我也有样东西要给你呢。”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纸盒,老旧的样式。“它本该是你的,抱歉迟了这么久。”


13

周泽楷等了好久,才看见叶修过来。

“和她说了什么?”这么久。

“你吃醋吗?”叶修笑意盈盈地反问。

周泽楷选择转移话题,“她哭了。”

“这么关心人家。”

“从没见她哭过。”
慕妍,那个比他大一点的姑娘,应该一直是活力满满,神采奕奕,没有什么能打倒的。

叶修只是摆摆手,“女孩子嘛,总有脆弱的时候。沐橙小时候啊,受个擦伤都……”

周泽楷想说那是不一样的。

但还是不说了吧。

他们面前已经没有任何阻碍,他们携手并肩,经风沐雨,穿山过海,只为迎来黎明那道明丽灿烂的阳光。

余生有你,足矣。

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

会有番外,过一阵再放,想看戳头像

我不会做链接啊肿么办?┐(´-`)┌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