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忙的一批,日常装死。

物归原主(番外)

算是物归原主的番外吧,脑洞产物





依旧第一人称







我骗了周泽楷。

我有喜欢的人。只是我和他再也不能在一起。

没有人比他更好了。

只是他太早离开我。

只是我永远无法忘记他,也永远不会爱上别人。


那年我十五岁,正是有着绮丽情思的年纪。在往返家和学校的苦闷生活里,他成了我的一道光。

他是个校外的男孩子,高高瘦瘦,很英俊。

注意了他几周。

他的生活十分规律,早起,去网吧。他好像在那里上班。

他才不是不良少年,他不抽烟,不喝酒,不闹事,不打架,人也温和有礼,温和且有礼地把我劝出了网吧。(ー`´ー)

“小姑娘,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的声音清亮悦耳,夹着细碎的笑意,听得我脸颊染红。

可我强撑着抬起头直视他,“凭什么不让我来!你开的网吧吗?”

或许是赌气,或许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我真的那么幼稚地质问过他。

“不是我开的,但我在这里工作啊。”他笑起来,毫不掩饰,更显得眉目朗致风采卓然。

我们就那样展开了第一次交谈,充满奇异的气氛,说不上浪漫,但每次回忆都忍不住勾起唇角。

直到里面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生来喊他,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叫沐秋,姓苏。

苏沐秋。

好听的名字,念起来唇齿留甘。

仿佛清晨微带涩意的风丝拂面,
仿佛午后明媚阳光洒入金灿灿树林 ,
仿佛傍晚暮色将近西边天空柔软的晚霞。

向春,慕秋。





我开始习惯每天上学路过那家网吧都放任目光去追随他的身影。

高挑瘦削的,凌厉的,坚强的。

偶尔他也看见我,挥挥手算作打招呼。

他像光那样耀眼呢。

He lit my day ,

and I thought I had fallen in love.

某一天开始,巧合一样地,每次路过他都在门口,除了打招呼,还能谈上几句。

开始谈天气,后来也讲起听过的喜欢的歌,推荐几个常听的歌手等等。

他从不看电视,据说是因为家里没有。
后来,我也不再关注热播的电视剧以及当红的青年演员。更多的时间,我用来想他。



听说他网游玩得很好。
我就下载了那个火爆的网游,名叫荣耀。

起了个好听的账号名——水碧于天。

默默地利用空闲时间,我慢慢地将自己的账号升级。
我是第一次玩荣耀,但不是第一次玩网游。刚开始我并没有麻烦他,而是自己看攻略,摸索着增长经验。
仍记得有个网名叫一叶之秋的,发布的攻略点击量都很高。我看了,不仅涉猎多个职业,而且含金量极大。
然后我选了超拉风的魔道学者。

我从新手村,低级副本一路走过。结交了一些朋友,也增长了不少见识。

而且加入了他在的游戏公会。嘉王朝,真是帅气的名字。

由于我是个女生,而且技术还说得过去,在公会里会受到一些优待。比方说,去副本时永远不担心找不到人,总会有人愿意带我。


待到我的魔道学者接近满级,他才知道我也在玩荣耀。

那时候,他皱着英气的的眉,不解地问,“怎么不告诉我,不想让我带着你?”

我觉得其实没什么呀,他每天忙得很,听说在做代练赚钱,我怎好意思给他添乱。
便笑嘻嘻的地说道,“你是大高手秋木苏呀,怎么能给我一个无名小卒作陪练呢?”

“怎么不行呢,我就是做这行的啊。”

“就是……我比较笨,太麻烦你了。”

“那你不怕麻烦别人?”

这就有点钻牛角尖了。

“我以为我们至少是朋友,而朋友,是可以互相帮助的。”

“额……我……”啊啊啊,我哪想过那么多啊!我玩这个都是为了你啊。

“你就在公会里随便找人帮忙?他们谁能有我厉害?”
他的声音沉了下去,糟糕,好像真生气了。

正愁着呢,忽然听到里边有个男生喊道,“我就比你厉害呀,是不是阿秋?”

他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冲那人说,“咱俩明明是不相上下!叶子你可别给自己贴金了。”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有点不自然地挠挠头,说,“他是我朋友,游戏里的一叶之秋。”

“原来他就是——那个有名的攻略大师?”

“对啊。我也不比他差好吧。”

“那——我也可以叫你 阿秋 吗?”

他表情在我问完这句话后明显地和缓起来。
“当然,可以。”






在那之后我开始了大神带我刷本带我飞的美妙生活。虽然大神小号众多且装备勉强才能入眼。但这都掩盖不了他清新脱俗的操作并成功让他多次在抢野图时被集火也是没谁了。

据说他们有个作战套路就是由他引开竞争的其他公会,同时集体去抢仇恨的。

阿秋和一叶之秋一样研究过荣耀里的所有职业,他的一些见解让我不得不惊叹。

网游里,我们的交情像热带植物那样增长飞快。

公会里渐渐地传,秋木苏大神除了推副本都很难联系到人。原因是要带一个新手妹子,估计是在陪女朋友呢。

相识的朋友那就是调侃了,“姑娘你和大神好上了也不通知下我们?搞不好见你和我们一起要吃醋的~”

“哪有!”

“还不承认?整个公会都知道了!”

“……”我无语。虽然真的想和他有点什么关系,但事实是,还没。



所以聊天时我就把这个当笑话讲给阿秋听了。
当然还有那么一丢丢的,试探。
表问了!说一丢丢,就是一丢丢!

阿秋意料之外地,沉默了。

任我内心咆哮如万马奔腾,面上波澜不惊若天池水面。

你倒是给点反应啊!反应啊!应啊!啊!

足足两分钟,他说,“难道,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吗?”

你说什么?

没听错吧?

啊啊啊,我要原地转三圈!!

阿秋还在说,“小妍,你……怎么了?”

我已经开始转圈圈了!

幸福得要飞起来!

正式交往后的日子好像没什么不同。但是好开心啊。      。◕‿◕。











一起的第一个二月十四号,他说要送礼物给我。

我兴奋地反问他,“一件极品装备吗?是不是银装?”原谅我的品味被传染成了一样的游戏宅。

“不是的,新出的那款橙装戒指——”

“戒指啊啊啊!超美的那个!”

“我发现一家网店,可以定做。所以,我送你的可是实物哦。”

“真的吗谢谢你阿秋!对了是不是要尺码的,等我量量……”

“不用了,(*^ワ^*)我量过啊。”

“什么时候?”

“嗯,你猜?”







那件礼物,我没有等到。






阿秋,我也不再见到了。






他工作过的网吧所在的地址,建起了一家叫嘉世的俱乐部。

我曾去问苏沐秋在不在。他们说,没有,不认识这个人。

我想问一叶之秋,然后发现居然没他的联系方式。他也不再出现在公会里。


莫名的恐慌包围了我。

十几年的生命中,从未有人消失的如此彻底,如此决绝,如此让我伤悲。








再见到一叶之秋,是荣耀联赛里。他所向披靡,他一往无前,他带领队伍捧起桂冠。

只是他身边,再无那个叫秋木苏的神枪手。




最最致命的打击,是那年夏天。

我看见睡在南山的他。碑上笑容灿烂一如往昔。

而我刹时,泪如雨下。





他离开后,我就不再上网游了。

那张名叫水碧于天的账号卡,仍夹在最初那本日记里,压箱底,不看不想,不能遗弃。

我给自己买了戒指,是多年前他说要送我那款。现在我要送给自己。

我知道我还年轻,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

但只要对他的感情还在,我就永远不会孤单。

其实他的戒指,也已在缺席多年后到了我的手上。

所以阿秋,请保佑我,我愿一世长宁。






一一    一一

账号卡,水碧于天,有木有想到什么?春水碧于天啊!

唯独少了春,同样地,也与秋无缘。

看过我另一个故事的朋友,有没有想到画船听雨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