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第三次会面 (上)

重发。

感觉再潜水下去,会被忘记的(;′⌒`)

我们,终于,要,放假了。

所以,我可以,继续了。

先发这个,明天续集。






学霸周×代课老师叶

周为学霸。社会我周霸,人狠不说话!

最擅长的科目是物理(为啥?我只能说,因为做物理电磁的题需要左右手并用,双枪嘛)

叶为任性学长,明明可以靠分数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和家长闹掰考美院,据说在G大美院呼风唤雨,一画千金

意识流,有私设








01

一见钟情,

再见倾心,

那,三见呢?










02

天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完全亮了,正是第二节课课间。阳光暖暖地洒进来,临窗的同学被练习册反射的光线晃了眼睛,于是起身拉上窗帘。

而可怜的灯管,有时亮了一天都没人记得关。
所以,这就是学校穷的理由吗?

哦不,当然不是,学校总是很穷的。唯独在课量方面,特别慷慨。虽然我们放学晚,但我们上学早啊,虽然我们假期少,但我们作业多啊。

这个班级是高三中的优班。
所谓优班,就是校领导重视,班任严格,所有任课教师都经验丰富(连带地基本都步入中年),所有学生都积极上进,作业比别的班都多,主科老师会理所当然地占自习的,那种班级。
值得一提的是,学校还有时间段分班制度,普通班的优生可以流动到优班,优班里成绩较差的也可能离开,以此保证优班学生的高质量。
在这一制度下,能够在优班里安稳待满高中三年的,其实都非常不错了。

那如果能在优班里称上学霸,简直就是要封神了。

坐在第二排第四张桌的那位帅哥,对,那个连校服衬衫都能穿出时装范儿的男生,就是一个神。简称,男神。

男神本名周泽楷,不仅学习好,而且长得帅。他属于喜欢用行动说话的人,所以平时,嗯,沉默如谜。

夹在修长指间的黑色中性笔慢条斯理地转了个圈,落到纸面上轻钩慢旋,几笔简洁地写下答案,然后又悠悠转起,随主人心意落到下一处空白。

周围讨论声不绝于耳,周泽楷却如入无人之境,思维不断,笔尖不停。

专注题目的人没有注意大家讨论的是什么。









03

“嘿,听说今天新的生物代课老师就来了!”

“听说是上几届的学长?”

“嗯……不知道帅不帅。”

“哈,再帅也比不过我们泽楷呀。泽楷,你说是不是?”

男生一边说,一边用手肘去推周泽楷,周泽楷有些茫然地从练习册里抬起头,仿佛对他们谈的话题一无所知。配上他得天独厚的俊美外表,自然透露出呆萌呆萌的特质。

“我去,泽楷你都做到这啦?不行我不能再跟你们扯了,做题做题,赶紧的。”

“哎呀,泽楷都快写完了。方锐你就是现在再快也赶不上啦。”一人看了看周泽楷的进度,笑道。

方锐不服气,“怎么着?咱们比比?”

“切,谁跟你比。”那人干脆地拒绝了方锐。这小子鬼灵精怪,和他比,百分之八十会吃亏。

看到方锐吃瘪的样子,周泽楷轻轻扬起嘴角,又担心被发现似的迅速恢复原样。他这个朋友啊,真是太欢脱了。









04

生物差不多是理科里面最不受重视的科目。虽然预备铃已经响过几分钟,底下做各种作业的还是占了全班大半。
反正生物老师还没到,能做上几道算几道吧,抓紧时间也不是坏事对不。

这种现象在班里根本见怪不怪。

代课老师走进班级时,周泽楷正奋战在化学反应平衡大题里,继承勒夏特列先生的遗志呢。所以,他错过了新老师的第一面。

当班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生,被感染到的周泽楷才抬头向讲台望去。

这一望,可不得了了。在一片“卧槽好帅!”   “这气质!”   “好年轻啊!”    “感觉又有写生物作业的冲动了!”的欢呼声中,周泽楷越坐越直,紧盯着台上的那人,完全移不开视线。

此时此刻,什么温度压强容积平衡常数,都暂时从周泽楷大脑中消失了。
只有一个声音,沉沉说道,是他,是他。

代课老师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年纪,长相清俊斯文,稍长的刘海擦着眉边,黑亮的眼睛恍若辰星,颜色偏淡的嘴唇微微上扬,合成一个有些亲切有些和蔼又有些……奇怪的笑。

他随手拿起一根粉笔 ,在黑板上潇洒写下“叶秋”两个大字,然后面向同学们:“这是我的名字,以后叫我叶老师或生物老师都无所谓,只是我不太习惯被叫全名。接下来半个学期的生物由我来带领大家复习。嗯,接下来我们先约法三章吧。”

叶修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缓缓说道,“第一,不许无故逃课,迟到,早退;第二,不许不做或抄作业;第三,不许在我的课上私自写作业。”

说罢敛了笑,“如有违者,办公室面谈。”











05

叶老师不是个好惹的。

同学们总结道。两天下来,他们已经有了亲身体会。

比如,迟到者会罚款,不写作业者会罚款,忘记带作业者会罚款,提问答错者会罚款。每人每次十元,充作班费。
这数目,不算多,但也绝对不少,能让人肉疼但又不是接受不了。

占用生物课做其他科作业的情况得到了极大改善。为了钱包和午饭着想,还是认真听课划算。

周泽楷无谓这些变化,作为学霸,无论老师怎么教,成绩都不会差。何况叶老师教的确实不错。
困扰他的是另外一件事——他,为什么认不出来自己?

叶老师是叫叶秋,或是他曾告诉自己的叶修,其实差别不大。因为只要是他,就足够了。何况记忆中还有那个在网游里呼风唤雨、威风凛凛的一叶之秋。

那次聚会过去也大约有两个月了。











06

第二天间操不上,但保留间操时间。

周泽楷就在这个时间去了办公室。找叶老师,他需要面谈。

周泽楷抵达办公室时,一眼看到角落里那张办公桌后坐着的叶修。

叶修戴着耳机,正聚精会神地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按键声噼噼啪啪,节奏分明,自然成韵。

周泽楷可以想象那双纤长漂亮的手在键盘上灵活跃动的模样,一定非常优美。

再近一些,就能将叶修的神情尽收眼底。轻松微笑,洒脱恣意的模样,还是那么吸人目光。

感谢学校取消间操的决定!周泽楷默默想,不然不知何时才能再有和叶修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周泽楷是吧,找老师有什么事吗?”叶修察觉到他的到来,不动声色地退出游戏,一边打开某个办公文档,一边招呼着。

这么生分。周泽楷不满:明明以前都叫小周的。

“有问题请教……”

“嗯,好吧,你问。”

周泽楷将准备好的卷子摊在桌上,拔出笔尖指向一道题,“这个,怎么做?”

叶修随着看去,心下稍松,连带着说话都轻快了不少,“我看看啊。如图,甲乙两种植物在最适温度下光合作用的……嗯,光补偿点是哪个?这题多简单啊,怎么能不会?是不是没好好读题啊周同学!”

“是。”周泽楷诚实道,问题不过是个借口,他随便指了道没做过的,哪知道是什么题。

(ー ー゛)叶修有点无语,但作为老师,即便只是代课,解答同学的问题是必须的。他继续讲:“光补偿点就是植物光合作用和呼吸作用强度相等时,也就是吸收和释放的二氧化碳和为0的点,懂了没?”

周泽楷偏头打量着态度认真神情严肃的叶修,这是和这个人平时不同的,很少能见到的样子。
他这样,似乎更让人移不开目光了。
怎么办呢。

“懂了,还有这道。”

“这道啊,先读题……”

过了一会。

“还有这道。”

“遗传图谱,来先判断……”

又过了一会。

“这个,这个。”

“行,慢慢来。……”

“这道——和胰岛素互为拮抗作用的激素是?小周,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侮辱你自己的智商?基础知识死记硬背的你怎么可能不会!玩儿我呢这是。”

周泽楷无辜地偏头眨了眨眼,腼腆地笑了,“叶修。”

“不是说了别叫我全名吗——等等,你说什么?”

“叶修。一、叶、之、秋。”周泽楷笑得更欢。

“……”叶修想,我是不是见鬼了,“谁告诉你的?”

“没有人。”周泽楷上前一步,在更近的距离里,两人几乎呼吸相闻。他问:“我猜对了?”

周泽楷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他身畔,带着少年特有的气息,视线灼热,仿佛要融化他所有的伪装,直面内心。

叶修不自在地把视线转向电脑,故作无事地说:“嗬,学会套路了小周。你以前多乖啊。再这样下去,你会越来越心脏的,就像……”

“比不过你。”周泽楷毫无预兆地打断了叶修,这让后者不禁愣住。随即又想,这孩子平时话少是少,但怎么一说就能说到点子上,让他无从反驳呢。

周泽楷是很能把握时机的人,趁此机会,他敏捷地捉住叶修的手,沿着指缝,合成十指交握的姿势,自然的亲密。叶修挣了挣,没挣脱,便随他去了。

“所以你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儿?”

“叶老师,还在考虑?”

“嗯?考虑什么?”

“您答应过的,一个月。”

“啊,那个啊……”该死,当时干嘛要说个期限呢,“已经到了吗,这么快……”拜托不要发太多直球啊,岁数大了接不住!

周泽楷一副受了伤的样子,“叶修忘了吗?要不要……再表白一次呢。”

“没忘!”开玩笑,还来,老脸要不要了?“那个,快上课了,你先回去吧,我是老师也不会跑了是吧,过两天,一定给你答复。”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