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忙的一批,日常装死。

一句

就是一小段









轮回训练室,人声鼎沸。

“哎,队长,叶秋退役了!”不知道哪个家伙看了新闻回头嚷道。

“叶秋?”另一人直接将惊愕表现在了脸上,“嘉世的那个叶秋?他是有多想不开,就算最近几年战绩……”

“说是引咎辞职?嘿,人家叶神实力在那摆着,不一定谁才是那个‘咎’呢。”

这话说的有理。

不过再一想那可是荣耀史上的巅峰,众人想攀都攀不上去那种,说退役就退役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甚至还没在公共场合露过一回脸,就这么的退了,真真使人在天打雷劈的震惊之后回味到那一丝无可奈何的伤感。

正感慨着呢,忽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宁静。是素来稳重的方大哥,“你们啊,队长还没表示呢,你们还能不能行了。”

“哦,队长队长,你怎么看?”

“看哪,队长那睥睨众生的眼神,唯我独尊的气势,就好像在说——来来江副队给翻译一下呗!”

江波涛忍俊不禁,随即煞有介事道:“队长这是想说,嘉世现在啊……”

“无足为惧。”周泽楷忽然毫无预兆地开了尊口,而且神奇地接上了江波涛的话。

众人一愣,随即叫好。

“不愧是队长,霸气!”

“队长,赞一个 !”

“咱们队长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必定一针见血!”

……

周泽楷神情淡然,一双眸子漆黑深邃,古井无波。即便是这样清冷的表情,配上俊秀绝伦的容貌,也在不知不觉间被软化了几分。他微垂下眼帘,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流露出了些许惆怅与欣慰交织的复杂。

“没了你,我又怎会把嘉世放在眼里。”











祝你今后重归自由身,追逐无上梦想。

然后,等待我的追逐。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