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二句

还是一小段



据说准备卖技能点时。

魏:哎呦老叶,小楼真不打算买呀!

叶:是啊。怪我,提醒得太明白,人家都懂得量力而行了。

魏:没眼光!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叶:呵呵。

魏:你什么意思?

叶:赞同你。

魏:当我傻啊?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下一步怎么办?

叶:去轮回吧。

魏:正合我意。轮回有野心,实力也跟得上,财力嘛,应该也是有的吧哈哈。毕竟是老夫十多年的心血,怎么着也不能便宜他们。

叶:哥出马你还不放心,荣耀之神的男人无所不能!

魏:吹啊吹啊,你的骄傲放纵,吹也吹不回你节操五元~

叶:…………闭嘴吧你!

陈:说起来还真是奇怪呢,明明跟义斩比较熟,谈这个都没见面,跟轮回谈反倒要自己上门了?

魏:老板娘这话说的,那不是因为小楼自己就是老板么,联系方便,轮回那边就……

叶:也对。

魏:是完全对。

安:我觉得是因为S市近而B市远的缘故,花费在路上的时间不如节省下来训练。

陈:我好像应该感到欣慰的……

安:而且更能向轮回表现我们的诚意。

叶:……小安你真是可塑之才。

魏:所以记住了,要离老叶远点别被他带坏。

叶:…………










唉,算了。

有谁会相信,我只想去专程看你一眼呢。

他偏着头,望向光线暗淡的室内唯一的那束光,执着地穿破玻璃与帏帘的阻挡,铺洒出一小片明亮。
一如当年那位少年展颜时熠熠生辉的眼眸。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