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忙的一批,日常装死。

【周叶】如果他不再是他10 哦买god


叶修看着苏沐橙,“知道我那时被送到哪个医院吧?”

“当然。”

“就去那。嗯,还有,把叶秋叫出来。到用得着他的时候了。”谈起那个弟弟, 虽然还是随意的语气,他的表情明显柔软下来。看上去终于有点像个姑娘了。

苏沐橙拿着手机,调出叶秋的号码,刚要拨打,忽地想起来,“那个,他还不知道你……吧?”

叶修若有所思,“嗯,那就拜托你找个借口骗他出来了,沐橙。”

苏沐橙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认命地拨通了。

“打扰了,请问有时间见一面吗?”

“苏小姐?”叶秋接起了电话,声线是不同于叶修的清晰沉稳。

“嗯,是我。”

“呃,抱歉,我马上有个会要开,至少会进行一个小时……”叶秋为难地说道。

苏沐橙闻言,丝毫不让步地说:“虽然很冒昧,但我想说的是,很急。”

“那……”

苏沐橙没有给他机会解释,“关于叶修的,他的车祸有蹊跷。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查这件事。”

叶秋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只道:“该做的我们不是都已经做了吗,现在想到什么也改变不了了。苏小姐,你现在提起这件事除了再次提醒我我哥的意外,并无其它用处。”

想来是被提起了伤心事,叶秋语气不善。苏沐橙为了用最快速度说服他,只好抛出了重磅炸弹——“其实叶修还活着,想见你的是他。”

“我哥……”叶秋站起身,沿办公室的落地窗走了几步。他深吸了口气,缓缓呼出,顿觉耳清目明,“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开。抱歉,我的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很快电话里就只剩了“嘟嘟……”的声音。苏沐橙懊丧地收起了手机。

俩人无奈地对视了会,叶修叹了口气,说道:“还好我记得叶秋的公司在哪,咱们去堵人好了。”




堵人是个技术活。首先,你要明确你堵的目标,并在他出现之时立刻掌握他的动向,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封锁他将经过的路线,再来个那啥中捉那啥,完美!

但这之所以称得上是技术活,自然不是简简单单能做成的。再好的计划,架不住人根本没打算出来让你堵啊!

一个小时过去了。

“必要时,得不择手段。”苏沐橙沉思一阵后说出这个结论。她望着旁边一脸赞成但其实并没有跟她在一个思考回路上的叶修,显出了一个女神式的神秘笑容,怎么看怎么高深莫测。她靠近叶修的耳朵,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叶修听后,表情瞬间变得复杂。



“首先,充满气势地走进去,”

叶修登上正门的台阶,皮鞋略高的后跟使得他摇晃了一下,急忙站稳了,才向里走。他走路的样子绝对和“有气势”搭不上边,倒是和狼狈二字只差了条褒贬线。

“然后,端庄优雅地走向前台,”

保养得不错的滑溜溜的地砖成功绊住了叶修,还未适应这双鞋的双脚能维持自己不倒下已实属不易,用一种比乌龟爬快不了多少的速度向前挪去。

苏沐橙透过玻璃门早已看到全景,叶修的表现令她叹息扶额,千算万算忘记了叶修妹子的外表下还是个汉子的灵魂,对自己来说小菜一碟的事儿在他那儿难度等级蹭蹭往上窜啊。其实,要不是因为叶修是生面孔演戏的可信度高些,她真该自己上的。但愿叶修还记得她的嘱咐吧。

“最重要的一点,现在你的身份不是叶修,而是以为惨遭男友抛弃的失恋少女,而那个前男友,就是……到时候,舆论都会站你这边……”

这是要哥装可怜吗?叶修想象了一下自己失恋后伤心欲绝的模样——额,想不出来。算了吧。恋爱都没谈呢哪来的失恋,沐橙那丫头绝对看剧看多了。


叶修好言好语地朝前台小姐借了手机,拨通叶秋。

上次和叶秋通话距离现今忘记有多久了,倒是在网上聊得比较多。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他。回忆自己平时的语气,叶修在电话接通那瞬,完全没给对方反应的时间。他压低声线,说:“出来啊笨蛋弟弟,难不成让为兄在楼下继续等着?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念叨着想见我啊?”


“——难道你不一点都不想哥吗?”

叶秋捏着电话的手抖了抖,一不小心按下了挂机键。

怎么可能?!

叶修怎么可能打电话来?!

他不是……不是已经……叶秋信仰唯物主义很多年,如此不科学的事情从未在他眼前发生过,但现在确确实实是发生了的。

他只想说一句,太好了。

叶修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叶秋干脆弃了看到一半的文件,迅速地抓起了外衣。他走得大步流星。说真的,即使彗星撞地球,宇宙大爆炸,在此时此刻的叶秋心里都不如他的混账哥哥重要。



那件事后,已过去一段算不得短的日子了。他的亲哥哥,那个和他拥有同样的家庭,同样的外表,却比他要勇敢随性的,令人羡慕也令人惋惜的哥哥啊。十多年来两人聚少离多,使得偶尔一句看似随意散漫的“天冷了,多穿点儿。”    “最近是不是瘦了。”的话头在叶秋那里都能化为一颗甜蜜的糖,甚至用不着品尝,只是嗅着那特有的芬芳,就足以让自己的心暖到发烫。

两人相处的模式也就那样,得理不饶人,总也不肯好好说话。在谁面前都温厚儒雅的叶秋,只有在叶修面前会掀去那张克己自持的面具。他开玩笑的时候,总是说,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会活很久,比我们都久,毕竟祸害遗千年嘛。

那时真是嘴硬啊,世上哪还有人比你更好呢。坚强又包容的你啊,你在前景晦暗时坚定不移地追逐梦想,在荣光加身时保持初心,能遭受背叛时宽容为怀既往不咎……

叶秋当然记得自己在葬礼上有多失魂落魄。他半跪在碑前,对那幅黑白色的肖像小心翼翼地说话,很轻,很柔和。他说,不用担心父母,我连你那份孝心一起敬了。他说,你的战队会好好走下去,虽然我不懂比赛,但经营什么的还可以帮忙。他说,你不在我们面前千万别委屈自己,不要受了苦都往肚子里咽。他说,要不,我们下辈子还做兄弟。



已经不用等到下辈子了。他想。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