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周叶】前世(下)

5

一年后,叶将军自西北边境归来,便开始全权负责叶修习武的事,叶修也不甚情愿地搬回了叶府。好在叶颋不禁他出门,去见周泽楷的次数只多不少。

只是,叶修再没饮过酒。

周泽楷也默契地未再提起。他醉了的样子,私心只想一个人看见。






一晃日子就过了好久。周泽楷承父命备考,日后便要踏上仕途。这距离他的梦想似乎更近了一步。

周泽楷顺利过了会试,恍然想起叶修为不打扰他,已是许久未见。来到叶府,府内竟只有若干仆从。询问才知,叶修竟是随父出征了!周泽楷大吃一惊,叶修的武功经叶颋调教,不在他之下,对战五六个成年男子吃不了亏,但那和真的战场仍大有不同。

周泽楷派人给父亲送信报知情况,借了叶府一匹良驹直接奔向战地。





“叶修呢?”周泽楷赶了几天路抵达战场,随便抓了个士兵问。

“您说叶小统领?他在前线呢!”

“他才十七……你们怎敢!”周泽楷大惊。

“您这话咱就不爱听了,西北大营实力为上,叶小统领年纪虽轻,功夫可是一等一的,您呀,少看不起人啦。”

“我并不是……”罢了,他从来不是巧言善辩的人。


叶将军的军队纪律严明,即使作战时,营地也不嘈杂纷乱。周泽楷见过叶颋,随意找了个来此地的借口,便等待着叶修归来。


叶修身披战甲的样子太过英姿焕发,第一次见到的周泽楷微微失神。片刻恢复淡然,迎上叶修的笑颜。

“泽楷?特意来看我的?”下了战场的叶小统领褪去杀伐之气,显得平易近人。可唯独面对周泽楷时,那双澄澈的眼里才会出现点点星光,又柔和又璀璨。

看到他安然无恙,周泽楷悬了一路的心这才放下,还要忍着想把眼前人紧紧抱在怀里的意愿,闷闷地点了点头。









6

叶小统领首战告捷,也因此扬名京都。

世人皆知,周家周泽楷丰神俊朗,才贯八斗,才子一称当之无愧。而叶将军独子叶修更是年少成名,自信桀骜,运筹帷幄之能不在周泽楷之下。渐渐地,二人便总被人们拿来比较,高低是不曾分出,倒得了个周叶的并称。周叶不止是二人姓氏,也是昼夜的谐音,昼来夜往,昼夜并行,恰好形容二人友好的关系。

只是此关系也许非彼关系。

夜里仰躺在周泽楷的屋顶,叶修望向星空。这时当然比不得白日里明亮,月还是弯的,星子缀在天上,大多也算不得闪亮,也有几颗稍微好些,能让人一眼觉出是带光的。

叶修平日里不爱赏景,功夫总是练不完的。然而此时,他看看旁边的周泽楷,只有不十分真切但仍显俊美的轮廓,陪他看不知有什么看头的星空,心里竟然很安。沉默了会,叶修又想用语言确认一下周泽楷是真的在这里,稍加思索,想了句他一直想说但没找到机会的话——

“若有来世,我要比你早出生。”

“为何?”周泽楷蹙眉。

他觉得这样就很好,他可以一直陪着他的。

“因为那样的话,就换我来保护你啦。对了,你还得叫我哥哥!”

“……噗嗤。”

周泽楷的笑是不带恶意的,但叶修还是不好意思了。“笑什么,我认真的。”

“嗯,”周泽楷道,“不笑了。”








7

边塞仍有蛮夷蠢蠢欲动。

叶修决定请战。

周泽楷不打算答应,“你的二十岁生辰快到了,待举行过冠礼——”

叶修一脸志在必得,好似这世上没有能说动他的人,“战事不等人啊泽楷,就一个月,等我把那帮贼寇打回老家,就回来过生辰好不好?”

周泽楷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叶修离开,只是凭本能说道,“我给你取字,你不要走。”

“真的就一个月,我很快回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叶修没有告诉周泽楷,请战一事,不是他主动提出。而是上边的那位暗示,去的不是他,便是他的父亲叶颋。叶颋上一战中旧伤复发,急需疗养。孝之一道,叶修放不下。









8

“怎么又来一路?探报不准?”叶修皱着眉,收枪驻马。他原准备分兵三路,阵型都演练过了,谁知变化更甚于计划。放眼远眺,只见四面皆有尘土飞扬,听得咚咚鼓响愈来愈近。

风骤然而起,不觉悲意苍茫。叶修神情肃穆,但风度仍存,他长啸一声,喊道:“列阵!听我号令,中军南,左军东,右军西,按计划迎战!”

“是!”众人应下,各路分向而去。

副将临行前,忍不住问,“那统领您呢?”

叶修好整以暇地瞪他一眼,“北路,还用问么?”翻了个白眼又吐出一字——“笨。”说罢,招呼自己的骑兵百人跟上,掂了掂手里的长枪,绝尘而去。

若我失约了,泽楷,你待如何?

你待,如何?

周泽楷久违地做了个梦。据说,不常做梦的人,他的梦一般都有预兆性,但,至于与事实是相同还是相反,那便要看运道了。周泽楷梦见了叶修。少年将领披一袭红袍,恍如熊熊烈焰。他于千军万马之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他所到之处无人敢与争锋,一柄长枪沾满了敌军的鲜血。

所向披靡。周泽楷醒来后依然这么想。如果这个梦有预兆,那一定预兆着叶修的胜利。

可是他忘了,作为此战主帅的叶修,为何会单枪匹马作战?




弯弓,搭箭,瞄准。弓如满月,箭似飞鸟,破空惊风而去。稍顷,敌军一将领应击倒地。

叶修见状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容,放松下来的身体脱力软倒。副将大惊失色,连忙奔过来将他扶起。叶修面容和盔甲都已被血打湿,鬓发贴在脸颊,本是十分狼狈的样子,却使人不得不心生敬意。他方才率领不过百余人大破敌军主路之一,又一箭射中敌首,骁勇至此,犹如神人!

叶修早已精疲力竭,强打起精神问道:“各路……都如何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的少年统领声音比平时要低很多。所有人都沉浸在大获全胜的喜悦里。

“报统领,南路全退!”

“西路全退!”

“东路亦全退!”

“伤亡人数在预料之内,战利品还在清点!”

叶修听罢,欣慰道:“好。”他觉得自己的眼皮忽地颤了颤,风中的凉意似乎退了些。他慢慢地把手伸向扶着他的副将,掌心向下,“传我……命令,班师……回……”话未尽,却已不再说。此时,副将感到有一个滚烫沉重的物件落在了掌心。那是自叶修手中落下的——一枚将印。那枚印棱角都圆润,想必是时常被主人拿在手中把玩的。它的一代代主人,也许都有着相同的结局。

副将眼窝发热,手掌沉重得像要砸进泥土。他颤抖着想去探叶修的呼吸,犹豫了一下还是探向他的腕间。尚有薄温,却平静无痕。而他身上未愈的伤也不再有鲜血流出。

副将神色剧震,四下一片静寂。








9

是不是每个说“我很快回来”的人,最后都不会回来,空留惦念他的人孑然一生?

我们害怕的永远不是告别,而是不告而别。

叶修统领殒命疆场的消息传回京都,举国震惊。

叶将军的苍老似乎是一夜之间的。人虽还在,精神却已大不如前。

他最最骄傲的儿子终于走上了这条路。他应该自豪的。只是那一阵阵朝他袭来的却是无边无际的心痛。

想不到叶家血脉,要葬送在我这里了。

叶修他还那么年轻,他的二十岁生辰马上就要到了,如若不是那场战争,家里应该是在准备冠礼。

真真是天纵英才,天妒英才。








10

“父亲,我欲入道。”周泽楷着一身素袍,眉目朗致,声音却凉薄无情。

周大人拧眉,沉沉目光逼视这个曾经最看好的儿子。而周泽楷淡然自若,实际是哀莫大于心死。半晌,周大人叹了口气,道,“泽楷,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

“不悔。”

“你——泽楷,从小为父是如何培养你的?原本望你长大成材能为为父分忧,孰料你……你竟……”

周泽楷表情未变,甚至轻笑一声,“父亲看重的从来都是周家一族,而不是我周泽楷。父亲悉心教导我是盼我出人头地,抑或是让我能为你所用?这样的人生,我并不想走。不过,父亲也许可以将这个任务交给风弟,想必他会愿意的。”说完了这一生中可能最长的句子,周泽楷又沉默了。

“泽楷你……”周大人无从反驳。都对,周泽楷说得都对。在这个长子成长得超出了掌控之后,他的确有把心思放在次子身上的打算。但周泽楷是如何知道?

周泽楷慢慢道,“我曾有个喜欢的人,我答应在他成年之时为他取字,可是他没有等到我。”

听到这指向意味颇浓的话,周大人的表情变得异常精彩。他几乎失声,“你,你是何时有了这种想法?”

“何时?”周泽楷反问,“大概在父亲知道陛下要对付叶家却不阻止之前吧。”

“泽楷……你聪慧太过。罢了,随你。”

“谢父亲成全。”周泽楷恭恭敬敬拜别,心道,这是最后一次。别了,父亲。

功高盖世,名高震主。在位者无不多疑。叶家终究没能躲过这场命运。

叶修那么聪明,他周泽楷能想到的,他定是也想到了。即使不是一开始,在渐渐倾颓的战事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即便如此,他依然选择了用己身,成全叶家满门忠烈的美名。

可是,那时,在你以一人之力抵挡千军万马之时,可有想到过我,想到我还在等着你回来?

继叶修殒命边疆,周泽楷也逐渐远离了大家的视野,淡出了人们的谈资。

昔日盛名周叶二才子,最终也只是过眼云烟,在这历史风云中湮灭无痕。







































11

和轮回比赛那天傍晚,H市天气很好。西边的天空抹着薄红透紫的晚霞,绚丽得很柔和。叶修从训练室里走出来,走廊玻璃透过的霞光映在他白皙的面容上,像是晕着层碎金,美好得不真实。他仿佛被光刺了下眼睛,眨了眨,然后看到了朝他走过来的方明华,他旁边跟着个帅气的少年。

方明华叫了声“叶神”,走上前来。

叶修的手放开了口袋里的烟,打消了拿出来的念头,微笑着招呼道:“嗯,你们轮回的到啦?个人赛打算谁先来啊?”

“这,”方明华苦笑,这我可怎么接啊!好在,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于是赶紧让出身边的少年,介绍说,“这是我们的新队长,周泽楷。”又对着周泽楷说:“这就是叶秋大神。”

“叶秋前辈。”周泽楷惜字如金地打了招呼。

“周泽楷?”叶修念着这个名字,仿佛是不经意心有所感又像经过了刹那间的百转千回,下句话脱口而出,”嗯,还挺好听。”

少年听见了,也不言语,微微低下头,抿嘴腼腆地笑了。

周泽楷在很多个悠远的梦境里,见到过那个身着红袍的少年。黑发飘扬,神采奕奕,骑着纯白如雪的马儿,嗒嗒地朝他跑来。像一片投向大地的枫叶那般。

叶修也会在午后闲憩时,觉得仿佛少了些什么。就像他的心,一直以来都遗失了一部分,等着什么时候,什么人,出现来将它补全。

而今,他们都不再那样了。仿佛缺少的部分终于找回,仿佛多年的梦境成了现实,仿佛深埋心底的夙愿一朝成真。只觉得心满意足。









12

嘿,朋友,听说过转世续缘吗?

“我周泽楷,愿出五成语言能力,让我们,来世再见吧。”(bushi)

好哒,如你所愿。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