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忙的一批,日常装死。

【周叶】独白(下)

我把回忆收束,把思绪截断,仿佛从此不再为它伤神。

又翻起那本笔记。

苏沐橙前辈不知什么时候在笔记里夹了个请柬,来自某个私企的酒会,受邀人那里写着我的名字。

为什么送我这个?

因为老板,是叶秋吗?

即使名字相像至此,他也不会是叶修啊。

我去网页搜索了所谓叶秋。结果,竟然是除了曾经的叶修,还有一位知名度挺高的叶秋,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的董事长。网页上他的照片,有一张十分熟悉的脸。少了几分懒散和漫不经心,多了几分精明强干的,一张同样的脸。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里渐渐成型。

原来如此。

这就是苏沐橙前辈想借请柬告诉我的吗,那个埋藏了许多许多年的秘密?

或者,我是不同的吗,在那个人看来?

还是说,这只是他的家人邀请一众职业选手,然后公布真相的一个契机?

我考虑了很多。

偶然停下来了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考虑过不出席的情况。

自嘲地笑了笑。

不知道再次面对那张爱慕了多年,可以说是朝思暮想的面容时,还能不能把持得住。

实在超乎我的意料,酒会只有我一个职业选手出席。

坐在角落里,远远地望见刚出场的叶秋。他着白色西装,身形颀长,发型精心打理过,举手投足都充满精英气质。他娴熟地流连在众宾客间,笑容和煦得体。他在小舞台上发言,不用草稿就讲出来一大篇热情诚恳的官话。

明明不是一个人,我却从他的身上看出来一点熟悉感。

叶秋游荡在整个会场,我的目光不知不觉去追随他。有时被人影隔绝,有时再度出现。

直到交谈声在附近响起。

“啊,叶大少,久仰久仰。”

“上官老板,久仰。您能赏脸来这,晚辈不胜荣幸。”

“哪里哪里,倒是听闻叶大少将接管家族产业……”

“嗯,晚辈不过在公司里担个小职位,家父哪能放心我掌管大权啊。”

“谦虚了不是。”

“哪里哪里。”

交谈告一段落时,叶秋已经站在我身边,看着我眉眼弯弯,竟然有几分迷人。

怔了几秒才想起主人家过来了,不理会是不是不太好,遂执起一旁酒杯,作势要敬,谁知他突地一下按住了我的手,仍是笑意晏晏,“别呀,我酒量不好,让着我点呗,小周。”

他的手触感温凉,指节分明,白皙细腻。这样好看的男人的手,我只在一个地方看到过。

他刚才叫我什么?

小周?

为什么?

我还什么都不知道!

我紧紧地反握住那只手,任酒杯滑落在地,香醇的液体打湿地毯。

我深深地望进他的眼里,漆黑明亮的瞳仁里,我看见了自己。

“叶……”

他用空下的那只手,轻轻拂过我的发顶,“等会结束,等我一下啊。”然后收了手,一点一点从我掌中脱离出去。

“修……”

他到底没听见我叫他的名字。

思绪杂乱一团。

震惊,难过,委屈。

还有喜悦。

其实什么都比不上,能再见到他。

远远的台上,那人似有感应地回头,展颜笑了。

回眸一笑,平寂了万般思绪。

我喜欢他啊。

宴会结束,叶修在出口处找到我。他脱下西装外套拎在手里,神情与以往无异,洒脱,随意。

他搭了只手在我肩头,“小周,你住哪?”

我报了个酒店名。

“啊,不远。”

“嗯。”是不远。

“收留一下前辈呗,诶你什么表情,尊重长辈啊要。好吧是我不想回去,憋闷了这么久都快忘了自由俩字咋写了。”

他眼中有期待。有忐忑。有不知所措。

因为我抱住了他。

这个拥抱和想象中一样美好,感觉整颗心都填满了。
“好。”我说。





















“哎小周,跟你说个事儿。”叶修从我的怀里抬起头。

“我先……”也许这是个机会,我这样想着。

“……行,那你先。”

“嗯,喜欢你。”

“…………哎,谁说你不会说话的,哥跟他没完,好不容易准备的告白啊,被你抢先了。”

Σ( ° △ °|||)︴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