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潋珢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忙的一批,日常装死。

【周叶】物归原主(上)

总觉得一方结婚的梗很虐,

所以开了这个脑洞。

总是被猝不及防的刀戳到心痛,

所以我不发刀只发糖。(才不是因为不会写虐文T^T)

第一人称,私设有,内容如题。若不能接受请按返回键。



看到结尾还不满意算我的。







01

今天我结婚。

我的新郎叫周泽楷,他十分完美,高大、帅气、体贴。

婚礼现场我们的父母都盛装出席。

婚纱是提前选好的,浅蓝近白的抹胸礼服裙,腰间围着精致丝带,裙摆点缀着闪亮水晶。

妆容也是计划过的。我是个话剧演员,一直都知道什么样的打扮让自己看起来最美。

今天人人都夸我漂亮,说我和新郎郎才女貌。

我笑着说,当然当然,谢谢赞美。

周泽楷平时比较沉默,所以招待宾客的场面话基本是我在说。

好在大家都比较宽容呢,完全没有怪他的意思。

整场婚礼浪漫而温馨,音乐,鲜花,谈吐得体的司仪,祝福满满的宾客……so perfect!
除了周泽楷偶尔流露出的心不在焉。

他有几次偷偷望向单位的朋友那边,小心翼翼的,怕被谁发现似的。我挽着他的胳膊,不着痕迹地帮他遮掩。
大庭广众之下,我一直很顾面子。嗯。

后来互换戒指时,场面达到了最高潮。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周泽楷打开镶有暗紫色丝绒的盒子,取出内里的钻戒。

银白色指环被他托在指间,慢慢地向我靠近。

钻石在灯光耀映下每个切面都闪烁着夺目的光辉。灿灿然令人心醉。

然而周泽楷却在这刹那停了动作。

优美甜蜜的婚礼进行曲还在播放,而所有人似乎被按下了暂停键。

他浓密的眼睫眨了眨。这次我终于看清了他望着的方向。

那是个清俊而苍白的男人。他衣着光鲜,正优雅地摇晃手中高脚杯里的红酒,神情安然。
可唯独眉眼间有着化不开的忧伤。

电光火石间,我明白了他的身份。

02

和周泽楷认识的方式很老套——相亲。

说白了就是出去吃顿名为让父母安心的饭。

还得特意把自己收拾整齐。跟去工作似的。

对周泽楷的第一印象简单又直白,他帅。世上帅哥多了,俊美的清秀的阳光的邪魅的不一而足,周泽楷属于的是让人过目难忘的。

我就不禁感慨了,这么帅的人居!然!没!女!朋!友!
居!然!来!相!亲!

感慨也就一会会儿。

接着就自我调节道:算了算了,我这么美不是还没有男朋友吗,彼此彼此。

打了招呼点了菜,我才知道他比我小两岁,还是个沉默寡言的。
那打开话题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听说你是电竞选手啊?”

“嗯。”

“还听说很厉害?”

“呃……还行。”

“电竞我不太熟呢,也就知道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你和他们比,谁比较厉害?”

“一叶之秋……”

“他厉害些?”

“嗯……”周泽楷指指自己,“差不多。”

“那你很强哦。”我也是开始没话找话了。

…………

“凭你的外形财力,还没有女朋友,那只有两个原因了。”我煞有介事。

周泽楷皱眉,“什么?”

“一是你要求太高,二嘛,可能你不喜欢女生。”

周泽楷沉思。

“若是第一种,你不太可能出来相亲,那只有第二种咯。”

周泽楷疑惑。感觉在说:你怎么知道?

“你看起来有心事,联系起来想想,不会刚和你对象分手就被相亲了吧?”

周泽楷不淡定了。

我保持围笑。我就静静地看着你,看你什么时候拜倒在进修过心理学的我的牛仔裤下。

“你不能这样。”周泽楷好几次试图张嘴反驳,最终说出来的这句却简短的可怜,而且没有任何威胁性。

哎,他这样的人啊。

我觉得自己的淑女形象要毁在这里了。

嗯,不怕,反正这个闷葫芦又不会说出去。

“我没有恶意的。”我从容镇定地直视他,“不用存在心理负担。喜欢一个人永远没有错,很多时候也不能以世俗的角度去评判。就像我,其实我不喜欢男人。”成功收获周泽楷诧异感激的眼神一枚,我继续,“但也没有喜欢的女人。我们是做不成恋人了,那就做个朋友吧?”

“好。”

这一次,他的眉间完全舒展开了。

03

请允许我感慨世事无常。

和大帅哥周泽楷认识以后,我以为我会多一位朋友,没想到,我是多了个弟弟!

那么大个人,居然,竟然,仍然,照顾不好自己!

因为失恋而去买醉。好吧貌似挺多人都这样。可周泽楷的酒量实在浅的可以——一瓶就倒。

我替他付了账,拖他回了家,还给他做醒酒汤。

我亲弟弟成年后我都没这么照顾他过。

所以我为什么会恰巧路过啊摔!

神智清醒一些后,周泽楷断断续续讲起了他的感情史。
我宛如一个树洞,还是会回答那种。

周泽楷的前男友,代号Y吧,是他同行,业务水平超高,圈子里没有不认识他的。周泽楷成名就稍晚了,但能力上和Y难分伯仲。

兴趣一致且同样光彩夺目的人很容易互相吸引,尤其是对方的性格也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款时。

两人经过暗恋试探表白明恋一系列步骤走到一起。

而后是一段腻腻歪歪的虐狗。

“他退过役,”周泽楷回忆时表情柔软,漂亮的眼瞳微芒点点,俊美非凡。“我等了他两年,复出。”

“仕途坎坷。”我总结道,“还好有你。”

“嗯,他又赢了我。之后世邀赛,我是选手,他是领队。”

“我听说过呀,你们很棒。”暗想,又是一段考验周围人墨镜厚度的旅程。

“后来……”

“后来呢?”

周泽楷合眼,从刚才陷入回忆的温润表情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叹了口气,才说:“他说……”

04

“小周,我们分开一阵子吧。”

周泽楷听见自己的恋人这样说。

他以为自己幻听了。他把自己的视线从与恋人相缠的十指上抬起,望着叶修。

叶修的气色比当队长那时好了很多,皮肤被火红的队服衬得更白,他就那样地笑笑,温柔而迷人。

叶修不像在开玩笑。而这更让周泽楷恐慌。

叶修喜欢开玩笑,对许多朋友,甚至苏沐橙。但是对他周泽楷,素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周泽楷深深地望着叶修,试图看出别的什么,什么都好,只要能解释这一切。

叶修却还是那么坦然。

“为什么?”
据说挽回一段恋情最没用的一句话就是这个,但周泽楷还是想问。

叶修感到有点好笑,他的小周像要哭出来似的。

“因为我需要说服我的父母,让他们同意我们在一起。”

“是吗……”周泽楷的目光要碎掉了,“因为他们不同意?”

“就是这样。小周,你理解吧?”

他理解,他当然理解。对父母承认出柜并获得允许这件事,周泽楷用了很久。现在他一直担心的,终于发生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吗?

有的。

在整个比赛期间,叶修对待他,就像普通朋友一样。没有安慰,没有亲昵,没有独处。他只是领队,而周泽楷也只是队员。

周叶分手的消息传遍了国家队。


待续。。。。。。

评论(4)

热度(31)